走进印第安人投手加工厂

走进印第安人投手加工厂

走进印第安人投手加工厂

原作者:Zack Meisel

扎克-普莱萨奇(Zach Plesac)的大联盟处子秀因雨延迟了一段时间。或许是在他中午吃意大利面和肉丸到骑自行车做赛前准备活动中的某时,他收到了条短信,号码很熟悉。

24岁的普莱萨奇的首秀是在波士顿红袜的主场,他的对手曾拿过赛扬奖,需要面对的对手中,有4人在美联最有价值球员评选里都拿到了选票。

请记住,我比你现在更紧张。就让我替我们俩紧张吧。

这条短信的作者鲁本-涅布拉(Ruben Niebla)说:“他一点都不紧张。或者说,看上去不紧张。”

2019赛季,克利夫兰印第安人本没打算让球队那么多年轻先发投手独挑大梁。作为球队投手指导员,涅布拉辗转于印第安人各级小联盟球队,他有时会忘了印第安人当天的先发投手。然后他会提醒自己:“谁先发都没关系,反正都是从我们农场里出来的。”

这个赛季,印第安人的投手丘上总是站着他们的“孩子”。迈克-克莱文杰(Mike Clevinger)打趣说,球队老将上场会在阿隆-西瓦尔(Aaron Civale)上场前摸摸他的脉搏,并嘲笑普莱萨奇得格外注意外界常说的大联盟级挑战。

“艰难的道路,对吗?”克莱文杰开玩笑。

印第安人总经理麦克-切尔诺夫(Mike Chernoff)说:“我们知道这行得通。”话还没说完,他便露出了嘲讽般的微笑。

没人认为印第安人的先发轮值能在上赛季3名重要主力受伤的情况下依然交出联盟出色的战绩。即便在交易截止日后特雷沃-鲍尔被交易离队,球队先发的成绩依旧没有下降。球队以培养一波又一波出色的投手而自豪——不是什么球队都能做到这一点的。

印第安人的农场就像投手加工流水线,如生产节日最受欢迎的礼物般出产了一批又一批能在大联盟立足的先发投手。作为薪资空间有限的球队,这能长久地维持球队竞争力。要做到这一点,需要球团各部门多人的通力协作,球员自身的配合和天赋以及专家级的创新和指导。

牛棚教练布莱恩-斯威尼(Brian Sweeney)说:“我们希望球员能不断超越自我,甚至是颠覆对自我的认知,天空才是他们发挥的极限。”

马特-布雷克(Matt Blake)看到肖恩-比伯(Shane Bieber)的数据时感到矛盾。他小联盟的成绩非常亮眼。可是决定他能否在大联盟立足的是他如何制造对手出局,以及能预测他在更高级别赛场发挥的高阶数据。

比伯自责失分率低的原因是他主要依赖二缝线速球和滑球的搭配,可这在碰到左打和第三轮打线时效果就不好。因而当时球团对比伯能否在大联盟立足持保留态度。他们打算让比伯开发出变速球,这将成为他制造出局数的球种,同时这颗拐向外角的变速搭配原有的二缝线速球,非常克制左打的发挥。

当时印第安人的球员发展助理主管布雷克还记得比伯某场2A先发后的报告内容。

上次先发比伯只扔了2颗变速。我们得怎么做?

因此,布雷克找了比伯,告诉他:“肖恩,按照你现在的投球策略你会很快地升上大联盟。我们只是想更好地保护你(免遭大联盟打者爆锤)。我们现在得练好这颗变速,我可不希望你等到上了大联盟才开始练这颗球种。与其在大联盟作调整,还不如在2A的东部联盟做试验,并且根据实际情况及时做调整。所以让我们把这颗变速纳入到平时的投球计划中,即便有时投变速不那么合理,也不妨多尝试一下。我们现在可能不会那么看重你在比赛里的表现,所以你有更多的机会磨炼这颗新球种。”

比伯明白了,他逐渐将这颗变速纳入自己的武器库中。去年冬天,他花了很多时间磨炼这颗球,不断调整投球动作直至在比赛里也能自然地做出投球动作。

布雷克说:“这颗变速可能还只是他第四优秀的球种,不过完成度比之前好得多。而且有了变速球后,他的四缝线速球威力也变强了。”

成绩和投手培养,这两者间的关系存在矛盾的地方。有的投手不愿意牺牲自己的成绩来配合球团的培养任务,因为很多时候球员得靠在小联盟的成绩才能升上下个级别,直至升上大联盟。不过布莱克和比伯在Cape Cod联盟便有交集,因而比伯遵循了布莱克的建议。布莱克能从复杂的数据分析结论中提炼出要点,并将它用简单的语言给球员讲解。比伯本赛季在美联赛扬奖评选中名列第四,他说布莱克“彻底给他打开了数据分析新世界的大门”。

布莱克说:“我们的信息可能表明你有颗很好的曲球,或者你的变速球很不错。但是如果这些球你扔不进好球带或者你找不到投球的感觉,那我们即便建议你在比赛里多投,你也不会情愿。从心理学上来说,让球员走出自己的舒适区配合我们的长期培养并不容易。他可能会想:“如果事情不如计划般顺利,我就上不了2A或者3A。若我的自责失分率高达7.00,球队怎么会考虑提拔我呢?”

“这两者之间肯定要权衡,你得知道球员的培养进度,还有如何将相关的信息告诉他,尤其是告诉他有价值的部分,让他们自己自发地按照我们的计划来调整,而不是通过强制命令的方式如‘如果你这次先发不投25颗曲球,那你的先发位置就没了’这样的话。这样对球员的培养没有任何益处。”

印第安人强调培养投手要因人而异。每个层级的投手教练都会与投手指导和球团高层给每个投手设计一套计划。不管是谁有了新的想法—这是球团核心的准则,所有人的看法都重要—棒球运营部的教练、指导员和分析师都会合力分析该给球员传达合适的内容。按照助理总经理卡特-霍金斯形容的那样,关键的是“计划背后的‘原因’”。

涅布拉说:“我们可以想到非常非常好的办法,或者认为我们在球员培养上有了新突破。但是如果这些不能反映到球员的表现上,那这都是空谈。”

普莱萨奇和西瓦尔被叫上大联盟前都没有在3A球队呆过很长的时间,因而投手教练卡尔-威利斯和大联盟其他团队就得做些额外的功课。

印第安人各指导员的任务是填补球团里任何信息的空白。在某球员被叫上大联盟前,涅布拉会和威利斯或经常随队的管理层成员埃里克-宾德(Eric Binder)和亚历克斯-梅尔伯格(Alex Merberg)沟通,以便大联盟教练清楚该球员目前所处的培养阶段,帮助他们更好地适应大联盟。

切尔诺夫称其为“无缝交接”,2018赛季这点被证明尤为重要。那年,比伯5周内便从2A一路跳上了大联盟。

涅布拉说:“那年球团里每个层级的投手教练都很清楚比伯的发展阶段,还有他需要改进的地方。球团内部的顺畅交流对我们来说极为重要。我们共享一样的信息,大大降低了沟通成本,球团各级别教练间不会产生误解,一切都很明晰。”

下个赛季将是涅布拉在印第安人球团的第20个赛季,也是他担任印第安人助理投手教练的第一个赛季。俱乐部不想失去他;1年前他差点就去了德州游骑兵。常规赛的最后一周,涅布拉见了特里-弗朗科纳和克里斯-安东内蒂,会谈里印第安人管理层说,他们很清楚涅布拉对整个球团有着重要的影响。

随便问印第安人系统里任何一名先发投手,哪位球队的工作人员对他们的影响最大,几乎每个人都会说涅布拉。一旦他靠在印第安人主场替补席的栏杆上,每个路过的投手都会向他打招呼,有的还会跟他拥抱或者拍他的背部致意。自从上世纪90年代末,安东内蒂在蒙特利尔博览会时便认识了涅布拉。涅布拉能在训练时协助投手和教练,改正投球动作,比赛计划还有心理辅导。同时他会两种语言:英语和西班牙语。

安东内蒂说:“多年来,他对球队做出了极大的贡献。从多米尼加的最低级联盟到大联盟,系统里所有重要的投手都得到过他的指点。”

2014年印第安人换到了克莱文杰后,他在亚利桑那与涅布拉和胡利奥-兰格尔(Julio Rangel)(现任游骑兵投手教练)一起重新改造了他的投球动作,每次改动作他们都跟克莱文杰说清楚这样更改的意义。有的修正起效了,有的没有。不过他们很清楚修改动作的目标,最终他们将一名无名投手培养成了印第安人先发轮值的王牌。

克莱文杰说:“讨论过程就像,‘我可以给你看相关数据。我能告诉你为什么要改动作的原因。我能给你看为什么这些投手做到这个程度,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做这个背后的原理是什么。’当他们把这些都跟你讲清楚了,你很难拒绝他们的建议。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会更相信他们。”

现在,加上鲍尔的指点,他终于达到了他梦寐以求的水平。这是他研究录像或数据时孜孜以求的。

9月的1次先发中,克莱文杰投的滑球出了点状况。局间他去了印第安人替补席外的录像室,查阅了本场比赛的出手点图,并拿它和前2次先发的情况作比较。同时他还研究了这颗曲球飞多远开始向左,多远开始下沉。这些数据都显示正常,这表明问题出在他的出手动作上。

涅布拉说:“如果小球员们还没有做好准备,就不要给他们说太多数据方面的事情。当他们感觉自己能进一步提高时,自己就会深入研究这些数据或者来问更多相关问题。我们的工作是做好相应的准备,等他们来提问时给予相应的指导,像是说‘OK,你的变化球能变得更高。这是我们期望的出手角度、转速、旋转有效性。你要投更多的四缝线速球,不是二缝线速球。’只要他们做好准备,我们就能尽可能多地给他们相应的信息。”

当然,几年前投手培养过程可没有细致到这个程度。作为球员,斯威尼18年在全球各地各个你能想到的级别都投过球,他很羡慕现在的年轻投手和教练能得到如此海量的讯息。

克莱文杰打趣道:“他们那时他妈的怎么打比赛的?”

涅布拉说:“作为球团,在培养球员过程中你不要怕失败。你不要怕球员领悟不了。我们一开始看到克莱文杰时,我第一感觉他能打出点名堂,可那时他简直就像根木头一样。因而你要开始了解球员,从他身上挖出更多的潜力,要关注他的身体素质训练;他现在的身体条件达到怎样的程度,每年预期能增长多少力量,他脑子好不好使,有没有雄心。”

“将这些因素放在一起考虑。球员总会想尽办法提高自己的表现,我们所能做的是帮助他们能通过自我发现找到新的自我。”

这样的问题,甚至在现在球员进入印第安人系统前很久便已存在。印第安人球团认为球队农场要兴旺,各部门间需要通力协作,共同创新,他们必须清除球探和培养部门之间的鸿沟。几年前,当他们开始将新型数据和球探工具融入到球员培养体系时,他们要用新方法来评估球员的品性、工作态度以及愿意被指导的程度,相关讨论也邀请球员培养团队加入。

这样的搭配一开始在球探和管理层之间引发了紧张情绪,但随着成果一一浮现,这些矛盾都消弭于无形。布拉德-格兰特曾负责印第安人业余球探选秀10年,2年前他得以提升到负责战略和行政的副总裁,他说印第安人“为了在投手方面领先联盟投入了相当大的关注度”。布莱克也说他和平德尔这几年对球探部分“着墨非常多”。布莱克参加过吸引所有球队球探的球员训练营。

整个体系帮助农场了解新球员方面领先联盟其他球队一筹。结果正如格兰特所说:“球队对选秀时的目标更清楚,同时对选完后的培养计划也胸有成竹。”

切尔诺夫说:“我们有很多人愿意敞开心胸,拥抱合作,帮助球员变得更好。”

这个休赛期扬基聘用了一名新的投手教练。他从未投过职业比赛。4年前他还在波士顿城外指导高中生投球——他是谁呢?问问印第安人马特-布雷克离队对球团的伤害有多大。

在布莱克成为扬基投手教练前2天,印第安人刚将他提升为投手培养的主管。目前他们必须要同时找人顶替他和涅布拉的位置。他们俩在投手培养流水线里都有极为关键的作用。

现在各支球队都不在需要教练要有多年的比赛经验了。几年前,布雷克作为扬基的球探时印第安人将他延揽担任低级别小联盟的投手指导员。按霍金斯的说法,布莱克在获取信息和“提炼出有助于投手发挥的精华”方面表现突出。

“(每个投手)都不一样,”斯威尼说,“我们如何训练,如何与他们合作,如何交流,这是很有意思的部分。每个人看待数据的方式都不一样。这块没有先例可循,你必须摸索着前进。你得根据每个球员的情况给他们设计个性化的培养计划。”

例如,西瓦尔发现数据分析“很有趣”,但他运用这些数据只是为了确认他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他说:“我不太喜欢让自己的表现放任自流,所以需要寻找参考的数据。如果你需要找人帮助,球队里随时有人会等着你。”

这就是教练起到的因素依旧重要的原因。

亚当-普鲁特科说:“现在依然需要教练观察赛场上的表现给出建议,‘是的,就是这样,’或者‘不,不是这样。’球队可能会说‘你的速球的轨迹很好。’球员可能会一脸迷茫‘OK,我不知道这是啥意思。’我们会把话说得更细:‘你的速球的轨迹很好。你状态好时就是这样。我们希望你能继续这样投球。这些就是像你这样投球的投手的比赛成绩,我们觉得你能像他们一样。’”

当米奇-卡拉威(Mickey Callaway)担任印第安人投手教练时,印第安人的先发投手会关注彼此牛棚练投的情况。每天,所有先发投手、捕手和投球教练都会聚集到牛棚看着别人投球。大家都会七嘴八舌讨论,建议越多,表现越好。威利斯接任后延续了这一传统。他、涅布拉和其他人在几十年的执教经验中辅以近年来技术和生理学上的前端成果,这让他们始终引领着联盟投手革命的潮流。

普鲁特科说这个赛季接受了教练组的建议,他投偏高速球的比例明显上升,数量多得让他“感到不安”。可这样调整的结果,他在12场先发里自责失分率只有3.53,有效的成为印第安人轮值里的可靠一员。

“球队对每个人的评价体系基本相同,搜集的信息也基本相同,所以重要的是解读信息。不管教练是谁,他们从信息背后读出内涵是为了帮助球员变得更好。数据只是其中的一个工具,教练的目标都是一样的,挖掘出球员最多的潜力。我们球队有工具、有知识、有足够的的信息,我们现在解读这些信息的能力要比联盟其他球队要强。”

“我可以坐下来跟你说你的进垒点有20英寸的纵向偏差,大多数人都会告诉你,‘是的,你得攻击好球带偏高的地方。’可这不代表球员就愿意这么投,你必须回到教练的角色,告诉球员‘为什么这样投好?为什么你攻击好球带偏高位置能成功?这就是攻击偏高好球带成功的案例’所有人都有这样的信息,现在联盟30支球队都很看重数据的收集。如果所有球队看重的信息都一样,那好球队和坏球队有啥区别呢?区分好坏球队的一点便是将这些信息转化为战力的能力。为什么金莺的年轻投手表现就不如印第安人,是不是因为印第安人的投手天赋更好?可能有这方面的因素,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更好地将这些信息的内容反馈给了球员,让他们从中受益。”

科里-克鲁伯(Corey Kluber)从来不是联盟闻名的顶级新秀。克鲁伯在3A时涅布拉(Niebla)是他的投手教练,他还记得2011年时克鲁伯在3A经常投不完5局,自责失分率高达5.56。

涅布拉说:“三年后我见到他赢得了赛扬奖,我当时想,‘喔。我没想到,我很高兴看到他做到了。’”

固然新方法和指导模式收到了成效,可是要实现投球表现的飞跃这一切还需要依赖投手自身的努力。很多成功的事例都需要耐心和那么点运气。印第安人都是通过交易换到了克鲁伯、克莱文杰、鲍尔和卡洛斯-卡拉斯科。他们四人的成长过程中都经历过挫折,更改过动作,还有被下放到小联盟。可最终他们都在大联盟立足了,还投出了好成绩。

去年夏天某时,涅布拉站在印第安人的替补席中,旁边站着西瓦尔、普莱萨奇和比伯。他看着三人说:“你们我现在一个都认不出来了。”

他们都笑了,请他详细说说。

“你们现在都成了自信的野兽,一点也不退缩。”

“我们都笑了,”涅布拉说。“我们真的想不到会这样。”

世事难料,但是印第安人至少可以相信自己挑选了合适的球员,并用合适的方法培养他们。

八月某日切尔诺夫说道:“如果你年初问我扎克-普列萨奇和阿隆-西瓦尔有没有机会在扬基球场投大联盟比赛,我肯定会说:‘这怎么可能?’或者是‘我不知道。’”

——或者是“这赛季发生了些啥?”

“是的。甚至包括去年的肖恩-比伯,”切尔诺夫说,“我认为我们看到了很多自家球员成绩里的积极因素和态度,可你并不知道谁会脱颖而出或者得到证明自己的机会。我们只是希望他们在得到机会时能展现自己的所有,抓住来之不易的机会。

“我们有时很幸运,球团里有对的人,我们也给了他们合适的支持。不过同时我们也担心球队的阵容深度不够。就像2019赛季我们重要的投手伤了3人,我们的年轻人成功地补上了空缺。这给了我们更多乐观的地方,同样这也提醒我们,伤病潮的到来可能会很猛烈。在它下次到来前,我们要早做准备。”

这个赛季的伤病潮给印第安人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斯威尼说:“当我看到普莱萨奇和西瓦尔到大联盟时,我们感觉:‘我勒个去,接下来要怎么办?’我们的目标始终如一:帮助球员变得更好,变得比他们想的还要好。我们始终将这目标埋在心底,我相信他们真的进步了。结果能说明一切。只要我们培养的方式正确,每天能帮助他们进步一小步,那我们晚上就能安心入睡,不会夜长梦多。”

印第安人球团里,他们可以将克鲁伯作为比伯的榜样,比伯和克莱文杰又会成为普莱萨奇和西瓦尔学习的对象。球团里还有新一波年轻的投手准备着——印第安人农场前20大新秀中有9名先发投手,这还不包括已经在大联盟投过球的年轻先发。

对那些新秀,涅布拉会拿比伯和西瓦尔当做榜样。按照他的说法,这是“教学里最好的瞬间”。此时印第安人的投手流水线还在开动着。

涅布拉说:“我们将继续追求完美,这条路没有尽头,但我们会不断努力。”

https://theathletic.com/1302504/2019/12/03/the-pitching-whisperers-the-inner-workings-of-the-indians-starting-pitching-development-factory/

原文标题:The Pitching Whisperers: The inner workings of the Indians’ starting pitching development factory